本站法律咨询服务由上海迈伦律师事务所提供    法律咨询热线:400-808-5164 (我要律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刑事辩护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个人事务 >刑事辩护 > 正文

偷换二维码取财的行为定性

作者:嘉定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03-05次围观

偷换二维码取财的行为定性

移动支付手段的出现,为商品交易提供了崭新的、便捷的支付途径,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与此同时,也引发了针对移动支付的新型侵财类犯罪,偷换他人二维码,将钱款占为己有的行为屡屡发生。该类犯罪行为的出现,给刑法理论提出了新的问题,认定盗窃罪还是诈骗罪,既是实务中实然存在的,也是进一步理清盗窃罪和诈骗罪界限的必然之义。

盗窃和诈骗,是司法实务中较为常见的两个罪名,在刑法理论中,二者的犯罪构成和界限问题,存在着较多的争议,新现象的出现,更加大了争议的程度,本文将结合偷换二维码取财案件,进一步论证盗窃罪和诈骗罪的界限划分。

一、类案特征

实践中遇到的偷换二维码取财案件,其特征基本一致,行为人把店家的支付二维码偷换掉,当顾客扫描二维码支付时,本该进入店家账户的钱款,流入行为人的账户之内。

与一般的盗窃和诈骗行为不同,此类案件的取财行为,既不是直接针对顾客,也不是直接面对店家,而是在二人的交易过程中,通过调换二维码的方式,取得对钱款的占有,顾客和店家都没有直接与行为人发生联系,在双方均不知情的情况下,行为人便取得了对钱款的占有。

二、观点争议

学界的争议,主要集中在盗窃罪和诈骗罪的定性上,而在认定罪名的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同角度的解读。

1.盗窃罪

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盗窃罪与诈骗罪行为方式的主要区别在于盗窃罪中行为人秘密窃取了被害人的财物,被害人对财物的转移并不知情,而诈骗罪中被害人对财物的转移是知情的,且是自愿的。因此,案件中,商家对自己支付宝或者微信账户中的钱款数额没有变化是不知情的,且商家也并没有与偷换支付二维码者有任何交流,账户中钱款数额不变也并非是自愿的,因此,偷换支付二维码者的行为方式符合盗窃罪的行为方式,而不符合诈骗罪的行为方式。[1]

由于店家受到侵害在先,顾客只是将店家受到侵害的危害后果具体化,因此,本案的被害人是商店店家。受侵害的法益明确为店家的财产权。店家不知晓自己财产状况变动才是其财物被嫌疑人获取的根本原因。由于顾客的支付行为是有效的,因此在其支付的过程中,一旦货款脱离了顾客的占有,店家就立刻取得对这笔款物的所有权并形成了对这笔钱观念上的占有。嫌疑人更换二维码的作用,使得这笔货款在从店家对其仅具有观念占有向具有实际支配力转化的过程中,切断这一过程,建立起嫌疑人对货款的实际支配,也消灭了店家对货款观念上的占有。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2]

2.诈骗罪

学界关于将该行为认定为诈骗罪,主要有以下几个角度。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是普通的诈骗行为,构成诈骗罪。顾客基于错误认识,处分了本应该给商户的款项并最终失去该款项,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是“双向诈骗”,构成诈骗罪。理由是款项未进入商户账户,商户从未对款项拥有占有权,顾客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款项,商户又基于错误认识处分了货物,构成“双向诈骗”。

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是三角诈骗行为,构成诈骗罪。一方面,虽然顾客被行为人的二维码所欺骗,并实施了支付行为,但没有损失,不是被害人,商户没有收到款项才是被害人。另一方面,顾客被冒用的二维码所欺骗,陷入错误认识,处分了本应支付给商户的财物,处于可以处分商户财产的地位,而商户是被害人,故属于三角诈骗。[44]虽然各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理由可能并不充分。

第四种意见是张明楷教授提出的新型“三角诈骗”行为,张明楷教授认为,被告人实施欺骗行为,受骗人产生认识错误并基于认识错误处分自己的财产,进而使被害人遭受损失。受骗人具有向被害人转移(处分)财产的义务,并且以履行义务为目的,按照被害人指示的方式或者以法律、交易习惯认可的方式(转移)处分自己的财产,虽然存在认识错误却不存在民法上的过错,但被害人没有获得财产,并且丧失了要求受骗人再次(转移)处分自己财产的民事权利。[3]

三、笔者观点及论证

1.应当认定盗窃罪

无论是持盗窃论还是持诈骗论的学者,对此类案件的基本事实都没有太多异议,偷换二维码的行为,店家和顾客均处于不知情状态,店家与顾客的交易行为正常进行,双方都当然地认为顾客正常付款,店家正常收款,只是在支付过程中,由于二维码被调换,钱款流向了偷换二维码取财的行为人。

诸多学者的观点,大都是先确定案件的被害人,再论证被害人是否基于行为人隐瞒真相交付财物,或者行为人转移了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而笔者认为,被害人的存疑,不影响行为的定性。首先应当确定的是,是否能认定诈骗罪,是否需要被害人具有主动性,明知是向行为人交付财产,而不是向第三人交付财物。

此类案件中,行为人的确实施了欺诈行为,调换二维码,但对于该行为,被害人并不知情,不知道二维码被调换的事实与真相,虽然事实上向行为人交付了货款,但在主观上,被害人既不知道行为人的存在,也不愿意向行为人主动交付钱款。

无论是普通诈骗,还是三角诈骗,都要求被害人或者第三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自己或他人的财物,主动向行为人交付财物。需要强调的是,此类案件中顾客和店家都没有主动性,都是被动地转移了对财物的占有,行为人虽然实施了诈骗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被害人也交付了财物,但是交付行为显然是违背被害人意志的。

基于以上观点,笔者认为,认定诈骗罪存在着被害人缺乏主动向行为人支付财物的关键环节,无论是认定普通诈骗还是三角诈骗都不具有合理性。

将此类行为认定为盗窃罪,在逻辑上是可以解释的通,在顾客和店家的交易过程中,行为人偷换二维码,将被害人的钱款,秘密转移占有,没有主动向顾客和店家虚构事实,而是利用调换行为,秘密窃取了支付渠道。

举例论证,在传统支付领域,如果行为人是像《天下无贼》中黎叔一般的盗贼,拥有出神入化的偷盗技术,在双方交割现金的过程中,趁着混乱,将真币偷换成了假币,双方误以为交易完成,但是真币却实际上被掉包,这种行为显然只能认定为是盗窃而非诈骗。

移动支付虽然新颖,但是原理并不特殊,只是相较于传统现金支付,在支付的过程中,容易被人干预,利用调换二维码盗窃钱款,调换和调包,显然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2.确定被害人

在定性之后,应该确定的是,谁是盗窃行为的被害人。

按照社会生活的一般经验,行为人取得了财物,顾客获得了货物,而店家却没有获得货款,被害人应当为店家。而按照有的学者的观点,应当将刑事关系中的被害人与民事关系中的被害人在本案中区分开来。认定刑事关系中诈骗的被害人,关键是看谁占有的财产被处分了。在本案当中顾客是涉案款项的占有人,其失去了涉案款项的占有,因而其是被害人。从这两个角度看,确定被害人,面临着社会观念和民法观念的冲突。

针对第二种观点,笔者认为,这显然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也凭空增加了顾客的义务和损失,顾客在该交易过程中,并无任何过失,顾客扫描二维码的行为,是基于对店家的信任,是在社会生活的最普遍的观念支配下进行的支付活动。

盗窃罪的本质是非法转移对财物的占有,确定店家是被害人,首先得确定店家对财物享有占有权益。

虽然店家受到调换二维码侵害在先,但实际受到损失还是存在于顾客扫描二维码过程中,顾客的支付行为有效,虽然店家对钱款没有实际上的占有,但在其支付的过程中,一旦货款脱离了顾客的占有,店家就立刻取得对这笔款物的所有权并形成了对这笔钱观念上的占有。店家拥有对这笔货款在观念上的占有,如果二维码没有被调换,则当然确定对该笔钱款的实际支配力,只是这个转化的过程,为行为人调换二维码的行为所切断,行为人违反被害人的意志,将被害人占有的财物转移为自己占有,消灭了被害人对钱款观念上的占有,行为人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

参考文献

[1]李肖风.偷换支付二维码行为的法学分析[J].洛阳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69

[2]李政.从“更换二维码”案看新型侵财犯罪的特点与应对[J].天津检察(2017年第2期),201728

[3]张明楷.将商店收款二维码偷换为自己的然后收取钱款如何定性[EB/OL]http://www.scxsls.com/a/20170405/119017.html2017

关于我们||最新资讯||媒体聚焦||顾问团队||法律服务||法律常识||法律咨询||法律培训||合作伙伴||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 www.jiading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4023179-2
为传播知识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本站QQ861486600,站长将及时作出处理